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追寻千年记忆:安溪蓬莱古渡见证商贸繁荣路

  安溪蓝溪水运发达时期,流经祥华、蓝田、长坑、尚卿、蓬莱,最后汇入金谷元口渡的龙潭溪,沿途建有许多渡口,其中最出名的是蓬莱汤泉(温泉)码头渡口和魁美古渡。
 
  蓬莱的古渡曾是安溪北线地区的贸易和交通枢纽,与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泉州(古称刺桐)有着大量的贸易往来。近日,记者前往古渡口探访,追寻千年记忆。
 
  温泉古渡口:丝绸之路中转站
 
  在蓬莱镇温泉村龙潭溪西岸,有一个曾经热闹异常的古渡口,被称为汤泉(温泉)码头渡口,随着时代的变迁,大桥飞架龙潭溪两岸,渡口也渐渐沉寂。
 
  龙渡宫守古渡口
 
  温泉村历史悠久,南宋淳祐二年(1242年),唐姓始祖从晋江磁灶迁徙至温泉村,近千年来,已繁衍至5000多人。
 
  在该村源泉大桥旁,记者看到一座名为龙渡宫的小庙,面积不过几平方米。庙前的溪岸旁,有数块被溪水冲刷得棱角全无的巨石。据当地村民介绍,这里本是一个渡口,对面还有一座老房子,用于存放瓷器、茶叶、盐巴等货物,古时人们通过渡口中转,将这些货物运往各地。
 
  “宋元时期,安溪产的瓷器同样是外销瓷。”尚卿、蓝田一带有许多宋元时期的古窑址,各种瓷器、铁器,通过这里中转到达泉州的港口。温泉村的古渡口,实际上是海上丝绸之路一个中转站。
 
  在龙渡宫后上方,有一条一尺多宽的古官道。记者一行拾级而上,不时可以看到古代商铺残留的墙基,俨然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。当年,各村落的货物,肩扛手提车载,通过古官道汇集于渡口。
 
  古渡口承载着许多历史的记忆。然而,随着时代的变迁,曾经繁华的丝绸之路中转站,慢慢沉寂了下来,成为人们来往龙潭溪两岸的一个寻常渡口。
 
  溪风木船渡归客
 
  上世纪90年代初,源泉大桥等几座大桥通行之前,摇桨的小木船是温泉村人渡溪唯一的交通工具。当时,渡口附近经常有十几条摆渡的小木船停靠。
 
  年逾花甲的唐良水,曾在龙潭溪上摆渡30多年,他也说不清自己是第几代艄公。只记得,那个时候每天早上6点多,渡口旁就站满了等待过溪的人,直到晚上7时许,村里的中小学生过溪回家后,他才能休息。一天下来,在100多米宽的溪面上,来来回回近百趟。
 
  “巴掌大的小船上挤着七八个人,稍微有风一吹,就颠簸不断,10多分钟才能到岸,天气不好还走不成。”谈起那个时候人们的渡船经历,唐良水告诉记者,每天的收入就够抵生活费,他每天坚持在这里摆渡,也是为了完成祖辈的一个共同心愿——为需要过溪的人提供方便。
 
  后来,几座大桥先后通行,龙潭溪两岸的村民往来不再依赖渡口。而随着水电站的兴建,这个古老的渡口,犹如龙潭溪流逝的溪水一样,在岁月长流中渐渐荒废。
 
  魁美古渡口:留存海丝文化印迹
 
  毗邻安溪县清水岩景区的蓬莱镇美滨村,蓝溪从村子里流过,岸边是卵形溪石砌就而成的渡口和溪廊,这里就是延绵了1000多年的魁美古渡口。早在宋元期间,魁美古渡是安溪北线地区的贸易和交通枢纽,将安溪的茶叶、陶瓷运送出去,可谓海上丝绸之路的延伸线。
 
  史有“魁美海关”美誉
 
  魁美古渡口,是蓝溪流经金谷到蓬莱美滨河段的渡口,正处于蓬莱溪与蓝溪的交汇处上游。渡口处十几棵千年古榕、古枫树的浓荫掩映着400多米卵形溪石砌筑的码头和溪廊,伴着川流不息的蓝溪水,历经时代变换。
 
  “明正统年间(1436-1449年),湖头李氏六世祖李森捐银凿通清溪渊港险滩巨石之前,魁美渡口就是承担来往泉州刺桐港贸易的渡口。”当地村民刘先生介绍,当时人们的生活及贸易往来,货物运输只能依赖于水上交通。昔日的渡船、船工,来往泉州刺桐港的帆船、纤夫,在渡口榕荫下歇息的人们,还有来往于安溪北线九个乡镇和永春、大田的客商,构成一幅活脱脱的《清明上河图》!
 
  宋、元时代,安溪茶叶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走向世界,畅销海外,而货物通过水运,基本要走魁美渡口。《蓬莱刘氏族谱》记载:码头樯帆云集,商船川流不息……安溪北线的商贾,把该地的土特产品如茶叶、瓷器、竹木器,靠肩挑到魁美下船,转运外地;而从外地运来的货物亦经过魁美,而后发往彭圩以至各地。凡船只往来,货运装卸都须通过魁美古渡把关,因而素有“魁美海关”之说。
 
  据悉,魁美渡口码头分为捆船埔、货埔、开嘴埔、走路埔、洗衣埔等功能区域,每埔高1.5米左右,宽度就溪地势,有3、5、10米不等。“水位到哪埔就知道大水有多大,渡口埔区也成了人们防汛的刻度表。”他说,由于魁美渡口水流较缓,适宜泊船,在蓝溪洪水多发的季节,船只可进入有码头围护的船坞避洪。
 
  “魁美钱银满脚目。”魁美渡口便成了来往蓬莱的必经之地。魁美人沿溪岸而居,也靠码头吃饭,一件短裤一条水巾,就能为来往客商拔船渡船,凡乘渡者一趟需交渡费一至二分钱(看水势大小定钱)。蓬莱供销社的一些物资,都要过渡才能到达。当时人们称魁美是蓬莱的“窗口”,扼蓬莱的“门户”。
 
  “魁美人因渡口个个成为游泳好手,‘魁美海军’也因此而得名。”村民刘湘江就住在码头附近,他记得,“1958年,船儿连在一块,像浮桥一样,通向对岸。”随着时代的发展,之后建造的蓬莱大桥,也叫彭亭大桥,取代了古渡运输。
 
  古街残留昔日繁华与辉煌
 
  溪岸边,由十几棵老榕、古枫树组成的榕树群蔚为壮观。据说渡口两岸共有18株榕树,如18位罗汉把守防洪堤岸,美其名曰“十八罗汉古榕”。古渡岸上的滨榕馆,“滨水双溪双夜月,榕村古渡古街衢”这一对联形象描述了古渡月夜的美妙景观,以及古渡、古街的兴盛发达。
 
  渡口的繁荣带动了当地经济、文化的发展,魁美成了当时土特产和外地商品的集散地。放眼滨榕馆前的魁美商街,一排两层老式砖木结构房屋,鳞次栉比的挑楼,临街的“通路柜”商铺林立,魁美街道当年的繁华与辉煌由此可见一斑。
 
  据《蓬莱刘氏族谱》记载,除魁美商街外,因魁美大溪(蓝溪)的薄底船,可通至鹤前美山湾,故早前在蓬莱中部山麓下的一个小集市——黄湖市,也因此迁至美山湾顶码头角的木豪子林。之后因洪水为患,再迁至彭格岭下,至前清,才迁至彭圩。
 
  “蓬莱明、清时代华侨建筑使用的泉州石砻石雕、海外瓷砖,都是经刺桐港运抵魁美渡。魁美商街上还有一邮政代办所,曾经是由一位被称为‘山婶’的老太负责接收海外侨信并由专人再转送到彭圩的。”刘先生介绍,古街商业繁荣,外地商民也陆续徙居该地。直至今日,魁美村一带仍是多姓居住之地,有刘、李、陈、林、孙、吴、王、苏、许、殷、赵、白、谢等13个姓氏居民。
 
  古寺遗址见证文化交流
 
  古时,魁美古渡兴起,不仅带动了经贸往来,也促进了宗教文化的交流与传播。毗邻魁美古渡,不到百米之距,有一处承天寺遗址和口口相传的官仓地名。历经千余载风云变幻,承天寺遗址如今只存一方空地,周围民居林立。
 
  康熙版《安溪县志》记载:“承天寺寄庄崇善里,原额田地山三十三倾五十一亩零。受官民米共一百七十九石二斗。”泉州承天寺的史料也有记载,“承天寺鼎盛时期,田产千顷,僧众1700多人。”这么多的僧人食用的口粮,在当时的条件下,最好、最方便的运输方式就是水运。由于有魁美古渡的水运便利,可以保证当地生产的粮食由魁美渡装船起运到泉州刺桐港,就近搬运到承天寺。
 
  官仓则是收储承天寺寄庄于崇善里魁美保的山田地所收获的粮食,也因曾派御使来监察,而得名“官仓”。这里还有一条古圳,名叫“承天圳”。据村里的老人讲,当年,承天寺为解决在魁美保彭亭所购置的大片农田的灌溉需要,就在金谷镇金东村的翰墨山,地名大蔗(音)头(高达30多米)处引水开圳,建成一条起自金东村大蔗头,经翰墨、土桥、东坑、尖石直至美滨彭亭角落的承天圳,全长约6公里。这承天圳源头的自然石坝和圳道尚存。
 
  清水祖师每年迎春习俗,必在魁美承天寺旧址设“大敬”,由头人、都会、春官等先向承天寺敬奉的伽蓝菩萨朝拜敬奉香礼,鸣放铳枪的古例,也证明魁美承天寺是早于清水岩(1083年)之前所建。魁美古渡口遗址承载着许多历史的记忆,印证了丝绸之路曾有过的辉煌。
点击次数:  发布日期:2018-03-24 14:25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